常州高级中学校长史品南:教育像农业,需要个性化

发布时间:2020年04月23日 12:02:38  作者:江苏教师教育网

  这是一位很接地气的校长,说话朴素但有劲道,笑起来爽朗大气。2000年,史品南35岁,出任清潭初中校长,从那时起开始了18年的校长历程,从普通的初中校到省常中这样的百年名校,送走了一茬又一茬的毕业生。

  常州高级中学这所百年名校坐落于常州市中心,校园内花木扶疏,一抬眼就能看到始建于唐贞观年间的天宁寺。这可是常州学子心目中的NO.1,中考中的佼佼者才能上得了的名校。史品南认为,光分数还不够,还要看“气质”,“一所学校有一所学校的气质,气质合上了,上这所学校才合适。”通讯员周雪峰孙玉婷

 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蔡蕴琦 张琳

  校长档案

  史品南,1966年10月出生,江苏宜兴人,1987年毕业于苏州大学政教系,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管理硕士(在职)。现任江苏省常州高级中学党委书记、校长,苏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(兼职),常州市中学政治教学研究会理事长,常州市名校长培养基地主持校长。工作以来,先后担任班主任、校团委书记、教导处副主任、常州市教育局基教处副处长等职。从2000年起,分别在一所初中和三所高中担任校长。在长期的办学实践中,他始终坚持立德树人,强化使命和担当,把促进学生的全面成长、提升学校的办学品质作为自己不懈的追求,并形成了民主、创新、超越的管理风格,先后被评为“江苏省全心全意依靠教职工办学的好校长”、常州市教育管理拔尖人才、常州市首批特级校长等荣誉称号。

  校长眼中“适合的教育”:能为不同的学生搭建不同的平台,提供不同的机会,让他们得到各得其所的发展的教育。

  讲述的三个故事

  第一个故事:生地西瓜,熟地百合

  在省常中就发生过这样的事,把一个未来的“清华生”硬生生“让”给了其他学校。“他是个足球特长生,中考时降了20分录进了省常中,但是进校后很快发现一系列不适应,首先是学业上有点吃力,二是他擅长的足球恰恰不是省常中的优势项目,当时学校里也没有足够优秀的教练可以辅导他,他参加校外训练的时间又常常和学校的时间不合拍。”一来二去,学生和家长都很苦恼。史品南帮他出了个主意,市足球队就办在市区另一所高中,教练水平也很高。听了校长的分析,学生和家长都同意了,高一下学期就转到了这所高中,去了后成绩一下子名列前茅,足球训练也合拍了,两年前,这位学生顺利被清华大学以足球特长生录取。“这就是个典型的例子,适合的才是最好的。”史品南说,“到现在这所高中的校长还会跟我开玩笑,感谢我送了个清华苗子给他们。”

  在史品南看来,教育更像农业,要个性化。“农村有句老话叫,生地西瓜,熟地百合,什么土质种什么植物是有差异的,要适合才能有好收成。教育不能像工业,全一个模子批量化生产,那就失败了。”

  第二个故事:为择校爷爷六次逛校园

  当时,史品南还在清潭初中,有个姓朱的学生,家就在清潭初中附近,但一直纠结要不要择一所更好的初中。爷爷就来清潭中学实地考察。“这个爷爷很高明,一共来了六次,每次来一是看,看校园环境,二是听,听进出校门的学生谈吐,听家长怎么谈论学校。在六次探校后,终于决定不择校了,就近上清潭初中。后来这个孩子发展得很好,中考时考上了省常中。”史品南认为,为孩子选择适合的教育,家庭同样负有重要的责任。“大家都想让孩子上名校,未来能上好大学,这可以理解,毕竟读书、受教育仍然是改变命运的最佳途径,在对家长追求优质教育资源需求的满足过程中,很大程度上会加速教育改革的进程。但另一方面,社会对人才的需求是多样化的,即使在动物王国中,也是各有擅长,鱼能游泳,马善奔跑,耕田靠牛,你不能用同一个模子去量,不同的人应该也有不同的发展方向。因此作为家长不能跟风,简单地迷恋名校,对孩子适合上什么学校要有自己的判断。否则这个局很难破。”

  第三个故事:软绳捆硬柴

  适合的教育的核心是“因材施教”,这也意味着对于不同类型的学生应该有不同的教育方法,找到适合的那把钥匙,门才能打开。对于这一点,史品南感慨地说,教育者尤其要有慈悲胸怀。

  “那时我在清潭初中,团市委有个帮助特殊学生成长的工程,有一天,他们来找我商量,说有个问题学生能不能转学到我们学校来。这个学生不仅调皮,还胆大包天,性格暴躁,动不动就要跟老师校长吵架。我说,好吧,到我们学校试试看。”转学来了之后,史校长把他安排到一个资历较深的班主任班里,特别叮嘱,不能对这个孩子另眼相待,就当一定程度地宽容他,适当的时候鼓励他。刚开始这个学生换了环境,也想给大家一个好印象,但是不久又有反弹迹象。“我找他谈话,夸奖他进校后表现不错,显然这个孩子很开心,能得到校长的表扬。之后他越变越好,中考时分数够上了普高,但他选择上了中职,现在工作得很不错。后来团市委的同志跟我开玩笑,说我立了一大功,改变了一个孩子的命运。其实这只是用了一个软绳捆硬柴的方法,不同个性的孩子,需要用不同的方法去对待。”史品南更愿意做一个守在学校的校长,和老师、学生在一起,让他觉得踏实,“我有个观点,作为校长,屁股必须坐在学校里,耐得住寂寞,静得下心。”

  他的理想

  建设课程基地满足学生不同需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