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苏省教育考试院 情到深处最是真

发布时间:2020年04月18日 09:25:17  作者:江苏教师教育网

 

情 到 深 处 最 是 真

——从2006年江苏卷高考优秀作文谈起

苏州市吴中区教育局教研室  顾桂南

 

《古文观止》在评价韩愈的《祭十二郎文》时说,“情之至者,自然而流为至文。读此等文,须想其一面哭,一面写,字字是血,字字是泪。”这句评述,把真挚感情的妙处表达得可谓淋漓尽致了。

文章不是无情物,作文应该是人们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。教育部考试中心“高考内容、形式与能力考查”课题组对“感情真挚”的表述是,“要求在作文中能够自然地表达真情实感,使感情的流露能够给人以真实感、真诚感,而不是附加感、装饰感”。抒写真情是写作的一个基本要求,历年的《考试大纲》都把对之的要求归入“基础等级”中,并且不管《考试大纲》怎么变化,这一要求始终没有改变。可见命题中心及命题者对之的重视程度。因为表情达意是文章写作的基本规范,一篇文章,只有通过细腻的描写,真情的流露,才能拨动读者的心弦,才能引起读者“于我心有戚戚焉”的情感共鸣。

事实上,高考优秀作文,特别是优秀的散文,都是感情真挚的典范。以江苏卷高考作文为例,从2004年的《倚海靠山》,2005年的《下辈子还做您的女儿》,到2006年的《人与路》,都集中体现了当代中学生情感的真实流露。这些文章,或即事抒情,或融情于景,把自己对现实生活的体验和感悟,真实自然地诉诸文字,写出了自己的真性情,所谓情真而文美。这样的文章,自然在几十万考生中脱颖而出,从而赢得了阅卷老师的青睐。

让我们先来看一篇江苏省2006年的高考满分作文。文章不长,现全文录下:

人 与 路

江苏一考生

小时候,路是一条羊肠小道,你在这头,我在那头。

还记得么?那时的我,小小的,瘦瘦的,你从我妈手中接过我,说:“这孩子,瘦成这样难养噢!”于是,你省吃俭用,把攒下来的钱给我买奶粉,买糖葫芦。渐渐地,我胖了,会走路了,一张小嘴甚是乖巧,一有空就跟在你后面,一个劲地叫“奶奶,奶奶”。而你却瘦了,村上人见了说:“老太婆怎么这么瘦啊?”你笑呵呵地抚摸着我的脑袋说:“千金才买老来瘦啊!”每到周末,你牵着我的手,走过那条羊肠小道来到村口等我妈来接,把我“归还”后你折身就走;奈不住我一再对你的呼唤,在小道的尽头,你转身再朝我挥挥手。我模糊地看到,你用袖子使劲地擦着自己的脸。

那条羊肠小道,如今已铺上水泥了罢?那些你踩过的脚印,早已不在了,可是,却深深地刻在我的心里。

再大些,路是一根电话线,你在家里,我在远方。

就像鹰要成为翱翔苍穹的使者,就必须离开母亲的怀抱,用双翅开拓出属于自己的蓝天,——我离开了家,去远方念书,独自一人。背着沉甸甸的书包和你早就准备好的大袋水果,还有更沉的,是你的千叮咛万嘱咐。身处异地,成绩的不理想,以及同学关系的难处,让我屡次垂泪。于是打电话给你,向你倾诉,你的话语如涓涓细流,洗涤着我浮躁的、不安的心灵。慢慢的,我适应了环境,也很少想起你。偶尔打电话给你,听你用高兴而微颤的声音,叫我注意身体云云。我呢,总是用不在乎的口气应和着,老忘了提醒你不要吃热过几遍的菜。我知道,你一直在攒钱,为我。我听到你对隔壁的李婶说过:“俺孙女聪明着,俺现在多攒点钱,供她上大学!”

那根电话线,也许是天下最“窄”的路吧,可它却承载着天下最阔大的爱。

后来啊,路是一张张冥币,你在天上,我在地上。

你说,你要等我回来再走,可是你忍了三天三夜,念叨了一个礼拜,我还是没回来。看到你时,你那双在田间耕作了半个世纪的手凉了。我问自己,上哪找你?唯有借着这些冥币,让它们为我铺一条“心路”,寄托我的深情,问候天堂里的你……

这是一篇情真意切的优美散文,字里行间渗透的是浓浓的亲情,全文充满了人情人性的美。文章的构思也十分的“机智”,作者巧妙地借鉴了余光中脍炙人口的小诗《乡愁》的思路,很自然地构成了文章的整体。主体部分将“小时候”、“再大些”、“后来”三个不同的人生阶段自己的切身经历,以“路是一条羊肠小道”、“路是一根电话线”、“路是一张张冥币”三个十分形象的符号串连起来,既紧扣文题,又十分巧妙地传达出了对亲情的怀念、赞美之情,歌颂了人类“爱”的伟大和将这种“爱”代代相传的美德和愿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