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4岁“倔”教授的动人一课

发布时间:2020年05月09日 14:18:37  作者:江苏教师教育网

  近日,一段视频在网络传播,今年84岁高龄的浙江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教授蒋克铸,站立三小时,授课期间还一丝不苟地写板书。讲台下的学生几次请他坐下休息一会儿,他却很是倔强,摆摆手说:“站着上课,是一名教师最基本的素养。”

  蒋克铸教授退休20多年了,之前他主讲的“机械原理”和“机械设计学”都是浙大机械工程学院的热门课。舍不得珍爱一生的教鞭,退休后他被返聘到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,直至2008年离开讲台。

  今年10月,他提出再登一次讲台,为同学们上一课。“我就是想分享一下我的经验,年纪大了怕留下遗憾。”他说。

  11月10日下午一点,蒋克铸提前半个小时来到教室,为了这一课,他准备了两周。他缓缓走向讲台,双手先搭在讲桌上,然后一个借力,登上了讲台。站定,全场掌声经久不息,蒋克铸深深地向学生们鞠了一躬。

  “阔别近十年的讲台,我们能感受到老教授对教书育人的那份眷恋。”浙江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学生党总支书记项淑芳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说。

  “84岁高龄的蒋老师连站了三个小时为我们授课,字字句句,那么严谨认真,那么铿锵有力,深深地感染了我。”机械学院博士生张鸣晓说。

  讲到工程实例时,蒋克铸鼓励学生深入实践才能有真正的体会。他小心翼翼地翻开了一张1米×0.6米大的泛黄图纸,这是他上世纪70年代为建设富春江水工机械厂绘制的。

  蒋克铸讲课常常要用到各种教学道具。他有许多手绘幻灯片,这些工程设计幻灯片多是他自己画在纸上,再复印到塑料板上。几十年过去了,画面依旧清晰。

  说到上课的这些道具,还有个令人难忘的故事。1996年冬天的一个晚上,上完课后几位同学依旧兴致勃勃与蒋克铸讨论。一不留神,蒋克铸滑进了一个一人多深的水池,冬天的水浸入棉袄,钻心地冷,但蒋克铸首先做的是把课程幻灯片举起,“道具”顺利上岸后,他才让学生们把他拉出水池。

  蒋克铸说,上好课就是“演好一场剧”,道具之外,最重要的是剧本。

  一场剧,即便来自厚厚的名著,剧本也还是要再创造,才能被观众看懂。上课的教案也是如此,不能通过教材生搬硬套上去,而是要重新调整。“我会重新编教案,让同学们的思路跟着教案思路走。”蒋克铸说。

  在上“现代工程设计”一课时,为了让课程内容紧跟时代,蒋克铸每年都要去工业博览会,收集样品和画册用于课堂。

  “我造物,故我在;我育人,故我在;我创思,故我在。”这是蒋克铸写给自己的墓志铭。他说,一个人一生的价值就是要为周边的人留下些什么,这也是他退休后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

  浙江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有个“银丝带助老”活动,经常会派代表看望他,但蒋克铸又很倔强,并不愿意“享这份清福”。蒋克铸说:“我拿着国家的退休金,还拿着国务院特殊津贴,证书上写着‘对高等教育有特殊贡献’。我退休后不能白拿这份津贴享清福。”

  为了继续发挥自己的作用,1994年退休后,他继续给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上课。

  他说,年纪越大就越着急,就特别想回到课堂上给现在的学生们讲讲自己的教学经验,将自己一辈子积累的知识传承下去。“其实每位老同志都有很多的知识财富可以传承。”退休后,蒋克铸写了“教育法十则”,把自己的教学心得传给年轻教师。

  蒋克铸愿意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学生,他说,只要有一个学生愿意听,他都会认真地讲下去。(通讯员 柯溢能 本报记者 蒋亦丰)